共享经济到来了,共产还远吗?

最近流行的一个经济体就是共享经济,如果自己还在家里面墨守成规,不懂拿着手里面的资源进行共享经济你就可能被社会淘汰了

Imagem de capa
君赏

最近流行的一个经济体就是共享经济,如果自己还在家里面墨守成规,不懂拿着手里面的资源进行共享经济你就可能被社会淘汰了。

共享经济何时何地出现的,我没有搜索毕竟了解它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。

从身边的举例一下,从开始滴滴出行,外卖团队到现在共享单车,共享充电宝,还未来将要来临的共享物流。

如果你只是自己拿着自己车跑业务,拿着自己自行车共享,拿着自己充电宝让别人充电的话。

那属于个人经济,属于资产经济。如果一个机构可以把目前资源过剩集合起来提供服务。

这就属于共享经济体,应该属于资产经济高级形式,也可以说是共产的萌芽。

现在的社会主要的利用服务,不管著名的海底捞火锅。还是现如今共享经济提供的服务,而不是商品的本身。

这种共享经济出现的条件是有的人资源过剩,有的人缺乏资源。

在我国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分化,有的地区上不起学,修不起路,吃不上饭。有的地区光拆迁款就上亿,分的房子不知道多少栋。

有钱的人资源过剩,没钱的人缺少资源。

这种条件环境下面慢慢滋生共享经济体,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共产主义萌芽。

当时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共产主义社会,我觉得那种社会形态已经是共产经济高级形态了。

对于社会进步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进行,社会从原始社会,到奴隶社会,到封建社会,到现在资本主义社会,到社会主义,最后共产主义社会。

我国是最早进入封建社会国家,虽然外国起步很慢,但是他们也是顺着这个流程走过来的。

纵观社会的变化,总结出来的规矩就是谁先进入最高级社会体,那个国家就可以成为世界超级大国。

当时我国在只有封建社会时期,国力基本上达到了顶峰。现在的美国,基本上也是属于超级大国存在。

我国越过资本主义社会直接到了社会主义社会。没有上个社会的资本和一些融合的积累,直接进去社会主义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不过随着改革开放,虽然不走资本主义社会道路,但是走他们经济模式。

我国经济一下子突飞猛进,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。

一个社会的灭亡,一定是社会底层人员对于这个社会强烈的不满。

从原始社会没有权利到奴隶社会出现了权利社会。从奴隶社会无偿劳动到封建社会有偿劳动。从封建社会等级压制到资本主义社会人人平等。

可以看出来社会的发展随着社会人民意愿逐渐演化的。那个国家不愿意改变,那个将要被社会淘汰。

现在很多人都说资本主义社会丑恶,这也代表资本主义社会出现了反对的声音。这代表资本主义社会已经到了晚期,可能到将来某个时候就全面被社会主义代替。

现在最能符合我国国情需要的就是共产经济体,整合所有闲置的物品或者人力财力为需要人服务,这就是现如今潮流。

我记得我刚毕业那一年,那一年才2013年。当时的外卖形式还没有出现,但是大佬已经开始行动布局。

当时我在老家,老婆在深圳。当时她那天不舒服,我问了一句你想吃什么饭。她回我,想吃你也送不来。我说我可以网上点餐给你送过去。

当时网上可以点餐的只有肯德基和麦当劳和一些其他品牌店,当时在观澜,肯德基和麦当劳也没有多少家,更别说其他支持派送品牌店了。

我想麦当劳和肯德基应该可以送到吧,距离最近的肯德基只能送到路对面。过一个小小的马路都不愿意,老婆也不想下去,就没叫餐。

当时心里面一个想法就是如果存在每一个饭馆都支持外卖派送,就算很远也支持,路费可以多出一些也是可以的!

当时如果当时有现在的外卖市场,就算让我出20配送费我都愿意。

可能对于现在来说,5块的配送费都有些高了。那时因为他们点的餐可能就在楼下,宁愿点餐也不愿意下来多走动走动。

但是我当时回了老家,距离太远根本自己送也送不过去。只能寄希望外卖服务了,当时可惜外卖还没有出现。

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来。一个共享经济的出现就是一个社会出现需要,而且无法解决的产物。

虽然外卖是一个第三方服务平台,负责接单派单。

但是对于共产经济来说,未来这种第三方服务才是主流的经济模式。

对于我和很多人来说,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共产社会。到时候什么东西都是共享的,人们只用只重视自己的工作,其他的消费品完全都是共产。

这种观念的社会需要让每个人抛弃多劳多得的观念,这种多劳多得更符合我国社会,并且还要持续很大的一段时间。

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曙光,共享经济像雨后春笋一般一个个的诞生。

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,在将来的某个时期。物质高度集中,社会上大量的机器人代替人做工作。

资源过剩,人们根本不用担心,别人有的东西你没有,别人有两个,你只有一个的观念。

有了机器人,也不用担心。别人不怎么干活怎么和你得到的一样。

这种场景我们无法预测什么时候可以出现,但是纵观现如今社会的发展,

从刚开始电子产品的缺失,到现如今很神奇的电子产品的诞生。

我们相信未来这种共产社会会到来,可能起五十年,一百年,或者更多。

我相信,共享经济体的到来,就像是共产经济的萌芽,我相信当萌芽成熟的时候,共产社会就到来了。

说不定,真的到来,我们早就习惯了它的存在。